网络赌博平台导航-网络赌博平台网址-网上赌博平台下载-顺德城市网
聊顺德:医改,如何改进民心改出城市竞争力?_顺德城市网_顺德网络传媒第一旗舰

本场主持:聂鹏

(顺德城市网主编助理)

因为爱!所以表达……

这是“聊顺德”之所以诞生的最原始的初衷。

这是一个聊场,只要你愿意,这里可以听到你想表达的声音;

这更是一个情场,因为对这座城市的情怀,我们关注并思考着这座城市的一枝一叶;

这就是顺德城市网为您奉上 “聊顺德”的初衷,不掩真性情,且有智慧闪现。

当然,作为一场纪实性的聊天实录,仅缘于现场碰撞的火花和即时的反应与表达,这样的谈话难免有不到位、不全面之处,但我们的态度却是认真且投入的。

好了,闲言少述,我们开聊吧!

刘映南

容桂街道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副局长、顺德区社咨委委员、容桂桂洲医院党委书记兼院长

谢振荣

顺德和平外科医院院长、
董事长

于国东

顺德区中医院副院长

何淑祯

顺德区妇幼保健院副院长

郑华婴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乐从医院副院长

大肥

顺德城市网网友

青霉素娇狼

顺德城市网网友

  • 刘映南

      作为基层单位,不要太多埋怨政府,不认同可以通过努力、争取和沟通,让政府改变、转变观念,我有很多改变都是争取来的。作为一线医务人员要少埋怨、多参与,多想办法,相信春天的来临。

      改革的其中一个方向,也需要支持民营医疗单位的发展。

    谢振荣

      除了政府办的医院,可以借鉴其他国家和地区,推进公益性的社会资金财团、教会、慈善基金等投入办医。

      希望顺德医改之后能够建立分级诊疗秩序,良好的、分层次、方便的、价格可负担的医疗体系,鼓励家庭医生,鼓励医生出来办医、办诊所。

    于国东

    强基础才能创优,后面跟的是路子的问题。

    导致医疗市场的医患关系复杂,很多原因来自于黑诊所,医患关系很尖锐。个人诊所不规范导致了很多问题,改革需要把黑诊所关了。

    何淑祯

      无论从医院和医务人员本身来看,能改是好的,我们也很期待,也将以开放态度支持。

      筑巢引凤,要把人才引进来,90年代引进了很多专家,后来为什么很多人来?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政府如何提供更多条件吸引人才到来?

  • 郑华婴

    医改更需要解决机制问题。机制上要灵活,去行政化的思路,建议在改革中得到体现。

    顺德改革要能够看到魄力。改革要打破惯性和现实思维,必然会有阻力,需要社会各阶层,医疗机构、政府、患者等,综合治理的方法来解决,改革没有终点,是持续改进的过程。

    大肥

      政府注重投资硬件,看得见的项目,软件如何提升?需要加强。

      社区门诊没药拿,如果到外面去买药吃坏了是否会找医生?说门诊没药,医院没药的话,哪里有?患者到社区医院解决不了,如何解决?医院和社区需要改革。

    青霉素娇狼

    医患冲突为何这么大?儿科、急诊医生越来越少了,市场能力比较弱,但是其他专业活得比较好,又是为什么?是制度设计的问题。

      政府不能够让医院独自承担诊疗服务,医院和院长要清理门户,让不好、无德医生退出机制,如果有良好的机制,能各司其职取得良好的效果。

  • 改革方向是对的,开放态度支持

    主持人: 众所周知,一个地方医疗的水平高低,既是当地市民获得幸福感的直接体现也是衡量一个区域城市竞争力强弱的重要指标。

    今年3月11日,顺德召开全区卫生综合改革暨建设卫生强区动员大会,针对顺德医疗短板,会上对外公布了《佛山市顺德区关于全面突进医药卫生综合改革建设卫生强区工作意见》(征求意见稿),并向各界征求意见和建议。那么,对于这个方案,各位嘉宾有什么样的评价?

    刘映南:我实际上是医院管理的新兵,由于经历的领域很多,各行业的特点和运作模式都略知一二。从自己的经历来看,区委区政府推动医疗卫生改革、建设卫生强区的决策,非常符合民意。

    我说说小事例。容桂上市公司的一个老总,每次体检都去香港,一年几万块钱。不过,他跟我说,老了想留在顺德养老,看重两点:一是老母亲住在村里面,年纪大了可以过去聚聚、吃饭;二是看医疗好不好了,就怕钱解决不了健康的问题,非常希望医院能够办好。所以他在桂洲医院成立医董会后,不仅捐钱,还积极参加活动。

    我在基层做书记的时候,老百姓也关注,希望家门口的医疗卫生条件好一些,不要去广州和大医院去走,如今大家两餐饭不是问题了,关心的就是“是否长命百岁”了。

    何淑祯:不降低医务人员收入,不增加市民的负担,增加公立医院的公益性是动员大会说的。无论从医院和医务人员本身来看,能改是好的,我们也很期待,也将以开放态度支持。

    谢振荣:医疗改革一直都在说,但面临的问题和现状不一样,以前是为了推动医院自身发展,现在是要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群众看病问题。如果医疗价格高,还是按照目前的运营,顶尖的医院可能满意,因为福利待遇会相应提升,但是大部分普通医务人员还是不满意,福利待遇没有得到相应的提升。价格高了,老百姓不满意,医务人员不满意,医院也就不满意。

    所以,这次方案的推出很有必要。改革就要让普通医务人员实现利益分享,切断灰色收入,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

    于国东:这次关于医改的工作意见方向是很对的,包括建标杆医院和龙头医院,因为龙头医院是聚集人气的地方。而现在顺德的医疗水平相对周边比较落后,顺德自身认识到了现实和差距。

    郑华婴:对于改革方向,我是拥护的,需要针对现实情况进行具体分析操作。比如桂洲医院的药房改革通过引入第三方药房管理,可能其他医院也要经历这个过程,但各医院其他改革路径不同。

  • 改什么?

    思想、文化、体制都需要“动刀”

    主持人:大家对此次医改的方向和思路都很认同,也有不同的期待,那么,对于医改,大家一起来聊聊,医改,应该改什么?

    刘映南: 要改医院和医生形成的文化。2012年我刚去医院工作的时候,看到病人对医生很信任,让你脱裤子就脱,甚至把生命都交给你了。当时我就在想,如果医生在开药的时候不是单纯想如何治病,而是包括了治病、医保报销、提高效益等众多因素,医院的文化就出了问题。

    经过一个多月的谈话调研,我就知道原因出在哪里了,于是采用了“先开前门,再关后门”的方式,让医务工作人员的收入阳光化,自己知道自己付出多少可以获得多少回报,再采取各种举措,关闭各种可能引起少数人的灰色收入,将医院效益与每个医务人员共享,三年改革,全院职工的待遇得到了76%的提升,充分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而老百姓的负担是没有增加的,甚至一定程度上有些许降低。医务人员知道,通过努力工作和服务好患者,待遇自然提升了,良好的文化氛围就有了。

    何淑祯: 还有就是思想和认识。政府自身敢于揭丑,提出并正视自己的不足。

    于国东: 医改一定是医院和医生,改的是医院和医生,不是老百姓的问罪。

    郑华婴: 实际上,医改更需要解决机制问题。机制上要灵活,去行政化的思路,建议在改革中得到体现。

    谢振荣: 理念也要转变。从公立医院来讲,日本、德国、台湾,实行政府集中支付,医疗单位提供多元化服务。美国是多元化支付、多元化服务,也最市场化了,有80%是民营医院,民营医院也有80%是非营利性医院。台湾,20%是政府医院,80%是财团模式,全民采购,政府购买服务,集中支付,医生、财团都可以参与医疗事业。可以借鉴并结合顺德实际进行部分落地。

    青霉素娇狼: 医改本身是一个很大的议题,全国一直在改,国家管理体制从上而下的,顺德能够改到什么层面?医患冲突为何这么大?儿科、急诊医生越来越少了,市场能力比较弱,但是其他专业活得比较好,又是为什么?是制度设计的问题。

  • 怎么改?

    医院和医生是主体,是改革的源动力

    主持人:揭短是勇气,如何落实医改?各方面该如何抓?谈谈大家的意见和建议。

    刘映南: 区委区政府的动员会,做了政府应该做的,改革的动力一定要来自于基层,接下来就是医院自己。当时70年代的农村改革,安徽的村民冒死改革,因此,医生不是被改革的对象,一定要成为改革主体。

    我刚到桂洲医院时,调研发现,医生是“五高一低”的职业:高智能(难考)、高技术(很多科研)、高风险、高强度、高责任、低收入。公立医院定成一类事业单位,就跟教师、公务员一样的评价,但医生的收入不能与这些职业进行比较,去行政化就有必要的。

    所以说,政府做顶层设计,方向定了就行。医院有要求可以提,桂洲医院的改革到了其他医院不一定行得通,每间医院的情况是不同的。

    作为基层单位,不要太多埋怨政府,不认同可以通过努力、争取和沟通,让政府改变、转变观念,我有很多改变都是争取来的。

    谢振荣: 医改,就是要由医生来主导、参与,激发医生的积极性。不管是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医生也好,都是为提供健康服务。

    刘映南: 医改要以人为本,医务工作者要主动参与。顺德很多医院的福利,2013年是封顶的,2014年我跟政府说这样不行,有人认为医护人员不能比教师的待遇高,但医生在大学比教师就学习更久的时间,况且要得到市民认可,基本上都已经40岁了,那时才有点实力,属于晚熟。寒暑假不说,教师可以下班回家,医生不行,晚上要夜班,有急事随时还要赶回医院,年三十其他人在烤火煮饺子,医生不行,要在医院值班。经过多次申请,政府党委同意改革。

    第二个以人为本,是要让医生有尊严,收入比较体面后也要有被尊重感,医生当然也要凭良心对待患者。

    郑华婴: 还有需要对加强健康管理,让患者少得病,少进医院看病,引导患者减少进医院的次数。

    青霉素娇狼: 我也是医务工作者,在平常看病时,我在治疗过程中,更多的是在提醒市民加强健康管理。

    大肥: 前几年的三级诊疗,现在社区中心,看完病后这个药没有,那个药没有,只能自己去药店买,现在的药店很多。社区门诊没药拿,如果到外面去买药吃坏了是否会找医生?说门诊没药,医院没药的话,哪里有?患者到社区医院解决不了,如何解决?医院和社区需要改革。

  • 造环境、强基础、增投入,政府要提供基本保障

    于国东: 强基础才能创优,后面跟的是路子的问题。

    刘映南: 医院的股东就一个,党委政府。政府管医院是对的,有这个职责管,关键是顶层设计的时候有缺失。从这一点来说,顺德这几年,政府对医院管得太少了,所以有那么多漏洞。

    公立医院一定是党委管理下的负责制,关键是制度没有建立起来,比如我们每个星期所有决策都要开会讨论,会上发表不同意见,都有会议记录,这也是一个民主决策的过程,医院如果“一言堂”一定会出事的。

    郑华婴: 政府管什么?不是管太死,是是否合适的问题。比如人事制度,家家都不一样的执行,十多个版本,造成了很多历史问题。一份文件发文之后,如何监督和推进?管是要管到点上。医改,是个综合治理的问题。

    此外,发文件是否有具体指引?规划是否有个更长期的?改革落地需要在机制上调研,公立医院规划也要想得更细致,国家指导很清楚,不一定适合顺德或者每家医院。

    大肥: 政府注重投资硬件,看得见的项目,软件如何提升?需要加强。

    何淑祯: 政府加大投入,就是减轻医院负担,比如硬件,建新医院的费用和搬迁费用。软件上,中山等周边地区有政府建立妇幼的信息网络,住院、怀孕、分娩等管理系统的建设,包括儿童的健康体检,不管本地外地都可以随时看到。

    还有就是人才方面。筑巢引凤,要把人才引进来,90年代引进了很多专家,后来为什么很多人来?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还有就是外省的高端资源,政府如何提供条件?比如博士来顺德,会给什么条件?

    年轻人也要给资源,我们这批人总会老,需要新鲜血液加入。我出去学习,很多说学医的热枕不多,需要热忱,把普通医务人员的故事传播出去,互相交流,不要说到医务人员就是负面能量。提高职业认同感,现在医生的角色感觉是低端服务的角色,希望把医生的地位提上来。

    政府加大投入,医院负担少的话,医院本身肯定能加大力度提高自己的服务。

    青霉素娇狼: 政府干不了的,就授权给医院,专业与否就看医院。如何在阳光下生存,就像儿科医生,现在给钱也买不到。比如顺德服务性价比高,周边的人才就过来了。

  • 支持慈善医院、民营、家庭医生,社会力量齐参与

    谢振荣: 除了政府办的医院,可以借鉴其他国家和地区,推进公益性的社会资金财团、教会、慈善基金等投入办医。

    刘映南: 一般是两种单位可以办医院,政府和慈善机构。香港李兆基也投入了医疗事业,医院管理得好是有钱赚的,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务,政府提供保险购买医疗服务。桂洲医院成立医董会,知名企业家则捐钱给医院发展。

    郑华婴: 但乐从很多企业家就不投医疗,一听投资医院就说“医院还是就不要了,投教育吧,朝阳产业。”他们不想挂着自己或企业的名字在救护车上转。其实如果一个医院得到慈善两三千万慈善捐款,很多医院都活了。投完之后,可以满足群众需要,基础建设和设备优化等。

    谢振荣: 新西兰怎么看病?居民在一个地方长期居住3个月以上,需要签家庭医生协议,政府按照协议给医生一定费用,解决个人看的常见病。有的是一个医生一个诊所,多个医生开诊所,不是行政主导。家庭医生对该住户病情比较了解,开方子也更有针对性,开的药比医院好的话,可能贵得多,但是住户可以自己选择去医院或其他。

    除了家庭医生,也期望政府鼓励公立医院医生多点执业,办诊所等。

    于国东: 以前个人可以开诊所,但是没有正儿八经的。导致医疗市场的医患关系复杂,很多原因来自于黑诊所,医患关系很尖锐。个人诊所不规范导致了很多问题,改革需要把黑诊所关了。

    刘映南: 改革的其中一个方向,也需要支持民营的发展。顺德的民办教育走得很好,当时民办公助再到民办。香港民办单位办得好,政府给民办机构额外的奖励。提供医疗服务是政府的责任,民办的自己投资,人员自己培训,楼自己建,政府就购买服务,这样做的话,民办地会起来,当然,黑诊所需要有准入机制和考核标准,就能促进发展。

  • 改革需要全社会的积极主动参与

    主持人:改革只是抛了个方案,区政府搭了个框架,具体怎么做?各医院的情况不一样,专业和领域不同,说到底还是要有自身突破的勇气。这次大家提了很多意见和建议,最后也邀请嘉宾为改革推动说几句祝福和鼓励吧!

    刘映南:据医疗系统的人员反映,这次改革是20多年来最大大规模的改革。作为一线医务人员要少埋怨、多参与,多想办法,相信春天的来临。

    何淑祯:希望改革让顺德医疗事业越来越好,让广大市民受惠。

    谢振荣:希望顺德医改之后能够建立分级诊疗秩序,良好的、分层次、方便的、价格可负担的医疗体系,鼓励家庭医生,鼓励医生出来办医、办诊所。

    郑华婴:顺德改革要能够看到魄力。改革要打破惯性和现实思维,必然会有阻力,需要社会各阶层,医疗机构、政府、患者等,综合治理的方法来解决,改革没有终点,是持续改进的过程。

    青霉素娇狼:政府要投入,给予医院一定的支持;政府不能够让医院独自承担诊疗服务,医院和院长要清理门户,让不好、无德医生退出机制,如果有良好的机制,能各司其职取得良好的效果。顺德知耻而后勇,希望政府和社会力量给予更多关注和投入;最重要是落实。

    大肥:希望改革多方面欢喜,成功,改革达成共赢。

场外观点网友谈

文武如兵:医改,关键的改革在于医护人员内部,公平的机会、公开的收入,大家就知道为什么去服务了。绩效评价不以创造的价值算,而是以服务的辛苦去算,并适当进行一些政策引导。只有医护人员满意了,才会有更多的主动服务和微笑服务。

青霉素娇狼:医改要怎么改?是个复杂的事情,要有激情,也要有耐心。顺德政府有很多智库专家,我相信他们会提出更加可行的方案,而且更有可能成为政府的执政方略。

涛声漫天:建议可以核算、公开公立医院的医疗成本,认真找找哪些环节可以降价、哪些环节可以适度涨价,也只有账目清楚了,才能够在医患利益之间找到一个更好的平衡点。

书看我:改革,意味着改变之前的相对平衡格局,需要有一定的魄力和行动力,要充分运用民意的作用,推动内部改革。

时机已过:导致医疗卫生人才短缺问题,很大原因在于薪酬待遇方面不足的原因,工资不高,压力大,怎样留住他们呢。

卡多多:睇到说要进行改革,我内心是万马奔腾的,真真真的最希望可能改革可以改掉一些不好的东西,多把医改的行动公开让市民齐齐参与才行。

钞票哥:“鼓励境内外力量办康复医院、老年病医院、护理院和高端特需医疗服务机构”如果没有监管好,很有可能反而促进了乱象。

谢幕:暴露问题才能解决问题,以此为契机不断创新管理机制,从源头上堵住漏洞,让权利在阳光下接受监督,咱们顺德的医疗改革才能得以推行。

可爱界的扛把子:医改为的是减轻居民就医费用负担,切实缓解“看病难、看病贵”,建立健全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为群众提供安全的有效服务。

叶落风:要懂得“对症下药”,改成怎样,才是市民们想要的效果,这些可以从民众的抱怨中发现。

kamshun:解决医患关系的开端,医改应该包括一些法律进去。什么医生法规、患者及患者家属也要有规定没这样才公平。

网络赌博平台导航-网络赌博平台网址-网上赌博平台下载-顺德城市网